博客网 >

小议《名段欣赏》戏曲片段的组织与拍摄

                    

《名段欣赏》栏目作为戏曲频道的日播栏目已经坚持播出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中,我们先后为全国近百个剧团,两千余名演员录制了专辑,在业内外形成了广泛的影响,取得了重大的成绩。随着播出需求的不断发展,简单的唱段已经不能满足观众欣赏的需要,为此从拍摄戏曲选段到戏曲片段的过渡已逐渐成为栏目组的主要需求。

传统戏曲把一个完整的剧目称作“一出”,一出戏通常由一个或多个场次组成,例如一出《四郎探母》就是由“坐宫”、“盗令”、“过关”等场次组成,每场又可称为“一折”。大的折可以独立成篇,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例如“坐宫”。本文论述的戏曲片段是指将戏曲中的名段增益首尾,将故事情节尽量完整,最大限度的保留原有舞台演出内容的,相对独立成章的一段表演。有可能一个著名的唱段就是一个片段,比如《锁麟囊·朱楼》、《击鼓骂曹》、《秦琼观阵》等。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几个选段的组合。也有可能一出戏就是一个片段,比如《辕门斩子》。多年来,《名段欣赏》习惯于拍摄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唱段。虽然无论在节目组织上和熟悉度上都有优势,但是很多戏曲经典选段的“演唱版”并不是戏曲舞台演出的原貌,例如京剧《玉堂春·会审》选段,在玉堂春演唱的“玉堂春跪至在都察院”一大段演唱中,是有王金龙、刘秉义、张能仁三位官员的夹白、插话的。虽然不在演唱的体例中,但是从唱词的前后逻辑和身段表演中,念白和演唱是贯穿一体的。如果按通常“演唱版”的录音来录制的话,其中有很多的唱词衔接上就有些脱节。诚然,在录音环节中演员习惯于按清唱的形式保存完整的自己个人的唱段。但是这就造成了在后期录像中如果只上主演一个人,画面不美观;所有配演全上,由于前期录音缺失表演、念白,则只能枯坐无味。所以戏曲片段的拍摄从组织到录像是很需要下一番功夫的。

随着近年来《名段欣赏》节目的不断进步,戏曲片段拍摄的比重正在逐步上升。但是在片段的选择上仍有缺陷,主要在于过于依赖演员提供。应在前期运作中强化编导的主动意识,明确提出自己的设想和要求。在前期筹备中,编导应清楚栏目组需要什么样的节目,以前拍摄过那些唱段、片段,还有什么片段是需要补充的,拍摄对象擅长何种表演,能满足哪一类片段拍摄的需要。有的放矢的要求演员准备相应的片段,从而达到一举多得。

例如在给李崇善先生拍摄专辑的时候,因为李崇善是谭富英先生的入室弟子,对谭派剧目造诣很深。而栏目组多年来拍摄的谭派代表剧目较少,尤其是唱做并重的谭派剧目就更少了。因此在前期准备过程中,我主动和李先生提出要拍摄京剧《草船借箭》(2008827播出),虽然在具体操作上确实有一些波折,但是先生还是很配合的答应了。恰在此时,荀派名家岳惠玲老师也要录制专辑。老生和花旦的对戏栏目组拍的也不多,恰好李崇善先生不仅仅谭派拿手,还学过很多马派戏。对马派艺术也很有心得,我便动员二位合作录制全出的《游龙戏凤》(200882829日播出)。栏目制片人也对我的策划给予了肯定和支持,于是就有了李崇善老师的这三集《名段欣赏》专辑。既满足了电视观众的欣赏需求,也丰富了节目储备(因为这两出戏都是第一次拍摄)。

一般认为,拍摄片段从组织到录制要比拍摄选段有难度。我则认为恰恰相反。录制选段虽然有它的优势,但是片段的录制更接近于舞台实际演出。因此无论在前期筹备、合乐、排练上,都可以按照演出的形式无需更改,直接进行。所费周折仅仅是对配演的选择上,并没有太多的复杂因素。

配演的安排和选择我个人认为是在组织拍摄过程中最复杂的环节。关于一般群众演员,不一定求全责备,一定要达到什么水平,只要能恰当的烘托气氛,保证拍摄效率,则可适当放宽。主要配演则不仅仅是要和主演的关系较好(至少是没有矛盾),熟悉片段的表演,更重要的一点是要在艺术上和主演相差无几,极尽红花绿叶之妙。某种程度上说甚至要优于主演,才能保证节目的质量。有的片段中,主演和主要配演的戏份旗鼓相当,不分伯仲,即戏曲行话中所谓的“对儿戏”,对配演的要求就更严格了。

例如,在拍摄花脸名家吴钰璋先生的专辑《连环套·拜山》(200771314日播出)的时候就遇到了这个问题。《连环套·拜山》是实际上以黄天霸为主角的系列剧目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剧中的黄天霸和窦尔敦都可以称为主角。无论是表演还是唱念,都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既然由吴钰璋先生扮演窦尔敦,那么扮演黄天霸的演员也同样需要是当今武生行当的一流演员才能相得益彰。吴钰璋先生退休后旅美多年,跟国家京剧院联系不多,他年轻时曾经合作的伙伴,俞大陆先生已经谢世,李光先生公务繁忙,李玉声先生远在杭州课徒。在有限的筹备阶段中让他们抽出时间来参加录像实际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其他的武生演员中做选择。于是我就很自然地想到了天津京剧院的王平先生,由于在以前的节目制作过程中和王平先生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同时王先生也十分平易近人。我在征得吴钰璋先生的同意之后,主动和王平先生联系,虽然先生公务繁忙,又恰逢研究生班毕业答辩,但是出于对栏目组的信任,还是拨冗参加了节目录制。由于吴钰璋先生艺兼金、裘、袁三派,王平先生的老生戏也是当今一流,在筹备《拜山》的同时,我又动员二位加录一期《野猪林·菜园结拜》(2007716播出),得到二位先生的一致认同。在节目播出以后,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好评。《连环套·拜山》还获得了当年度“星花奖”的一等奖。实际收效远远超出了当初的预期。

录音是节目筹备工作结束,实质进入录制阶段以后的第一个重要环节。在录音过程中,导演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其重要性不仅仅是体现在选段的选择,监督录音师的工作,针对录音质量提出意见,把握整体进度等技术和组织层面的工作中。我认为,对于选段的二度创作在录音阶段就已经开始了。应该有意识地把录像环节中的一些实际需要在录音环节中就具体的体现出来。例如对于戏曲片段的剪裁上。以前曾出现过为了符合《名段欣赏》栏目对于选段或片段长度的时间限制,在录音阶段即对舞台表演进行删改,以符合要求。这种做法从组织拍摄和提高效率等方面来说固然无可厚非,但总归对演员表演形成了限制。演员不仅要改变在舞台上的演出程式来适应拍摄需要,甚至还需要为了拍摄再对原有选段进行改动。这就失去了原有表演的真实性,容易对观众形成误导。同时不能还原舞台演出,对本来已经十分精简的戏曲片段造成进一步的割裂,不能保存完整的素材。对日后的二次利用和再开发也无形中造成了障碍。

通过实践我个人认为,在录音阶段应注重以下几个环节:

首先,在录音阶段就要尽量保持戏曲片段的完整性和舞台演出原貌。一个相对完整的戏曲片段,实际上就是要讲述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让即便不是十分熟悉戏曲的电视观众也能了解故事情节。同时,舞台演出的原貌虽然由于戏曲本身程式化和虚拟化的表演与电视艺术创作中写实的要求存在矛盾和冲突,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其空间感和时间感的虚拟性也为电视艺术的再创作提供了空间。而这一切如果要在《名段欣赏》栏目的节目录制中体现出来,就是滥觞于录音阶段的规划。诚然,戏曲片段的长度并不一定就适合栏目的要求。有的甚至于正处在“不尴不尬”的长度。说不够,就差三四分钟;说够了,又不能充满一期节目。不过凑时间的工作应该在录像环节完成之后,进入后期时再考虑。录音时保存完整,是对素材二次利用和开发预支的长远打算,是更负责任的工作态度。

其次,注意录音过程中的“整体完整性”。戏曲艺术是一个整体,有很多的细节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尤其是录音过程中是很容易被忽视的。但是到了录像过程中,由于细节的缺失又会造成节目的质量打折扣。就像前面例举的《玉堂春》。况且演员在录音过程中头绪纷繁,而且作为一个演员,即便在日常演出中,也基本是不掌握剧目整体运作的。因此,如果确定要拍摄某一片段,就必须实现做足功课,熟悉片段的内容。在录音过程中勤发问,勤检查。以保证整体的完整。

再次,针对录像环节中的某些要求,对录音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这里的修改指的是对具体录音中的一些实际因素,诸如伴奏长度,锣鼓尺寸等等的具体改变。例如《连环套·拜山》中,在窦尔敦下山迎接黄天霸,到二人山下见面,到二人回到聚义厅这一段情节中,是贯穿着[公尺上]这一曲牌的。在舞台演出中,由于需要变换布景,曲牌的演奏时间通常是很长的,几乎要超过十分钟。但是在电视录像中,由于通过镜头处理,不需要过长的曲牌。如果不加变通,那么势必会出现由于曲牌过长,为了弥补时间堆砌镜头的情况。因此,在录音阶段就要将曲牌的长度规划好,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而言之,由于《名段欣赏》栏目工作流程的特点,录音环节是十分重要的,它直接影响到了录像环节的节奏、布局、方式和效率。可以说录音环节如果圆满完成,那么一个好的作品已经完成一半了。

录像环节可以说是整个节目运作过程中承上启下的最重要的一个制作流程。也是演员的表演和导演的创作意图最终得以体现的环节。戏曲片段与选段相比不仅仅是在故事情节上的延伸和完整,更是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丰富和拓展。一个情节丰富的戏曲片段在表演空间上也是丰富多彩的。例如《游龙戏凤》的空间变化,主要就是前厅——院落——客堂——院落——闺房的顺序,客堂实际上还要分里外屋,在男主角的表演区固定在前厅内的时候,女主演的表演区实际上是在从院落到前厅内的过渡过程中。这丰富的转场就为专辑拍摄的美术设计、灯光设计、镜头变化、转场等提供了十分丰富的创作空间。因此,戏曲片段的录像过程中是可以充分发挥电视艺术二度创作思路的,其丰富性和多样性以及实际效果比单一的选段拍摄要丰富很多。

 

为了提高效率和节省成本,录像的前期准备工作十分重要。不仅要对录音成品仔细研究,最好还要找到相应剧目的现成视频加以观摩。同时还要了解剧目的背景、朝代、人物,找到可以进行二度创作的点。同演员进行交流,找到表演和拍摄会发生矛盾的点,预先设计解决方案。这些都是要在前期准备中解决的问题。必要时最好有相应的分镜头剧本或场景剧本。

实际录像环节中,编导的工作就是调动各个工种,发挥其最大的创作才能,综合所有人的智慧,达到自己的创作目的。由于有些剧目场次变换相对频繁,完全可以合并同场景的表演一起拍摄,提高工作效率。例如《游龙戏凤》,虽然男女主演在转场中反复经过外景场地,但是实际空间上都是在同一个院落里完成的。因此,在拍摄过程中,就应该在搭好院落的外景以后,将所有在此场景中的表演集中完成。然后再继续拍摄不同的内景部分。

《名段欣赏》的灯光和美工在专业人士当中是有口皆碑的,因此,在一些有条件进行相应创作的戏曲片段中,适度的突出灯光和美工的创作也是可行的。例如河北梆子小生名家殷新泉的《牡丹亭·拾画叫画》专辑(200891112日播出)中,由于故事发生地是在南阳,邻近南方,时节正是暮春时节的一个早上,环境是郊外寺院边略有破败的大花园。情绪是“春怀郁闷、无处排遣”。这样丰富的内容,为美工和灯光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我提出构思后,灯光师将原本用作月亮效果的灯箱放到地上,加橙色的纸,在前面摆上山片,形成红日初升,配以朝霞的灯光效果。在布景上用一部分红墙围住道具的宝塔,前面密布道具花卉。前景用竹子。极力营造出了一个秾丽、葱郁,又略带愁闷的气氛。达到了预期效果。为了丰富镜头,在演员演唱“客来过,日月偏多,刻划尽琅玕千个”的时候,使用移动轨,让镜头在前景的竹子间移动,虽然没有变换布景,却形成了演员在游走的效果。在从“拾画”向“叫画”,即从室外向室内的转场过程中,恰当的运用锣鼓的节奏,通过演员的眼神引导,由外景近景接室内全景顺利进入内景。在“怎么一时想他不起”时补拍了眼神光的特写,使人物情绪体现的更加丰满。

在“叫画”的表演中有题诗的环节,主人公要在女子画像上题写七绝一首。由于舞台演出过于虚拟,是不在画像上真写字的,如果忠于舞台表演,在后面的镜头中有男主人公捧着画像倾诉的表演,而画像上如果没有变化则失去了真实性。于是在拍摄完题诗之前的表演后,我决定用反打镜头拍摄题字,用事先准备好的毛笔和墨汁直接在画像上书写。因为在表演的间奏和念白时间里是肯定写不完的,所以在后期制作时只运用了开始写第一笔和最后收笔的两个镜头。既丰富了镜头语言,又达到了虚拟性和真实性之间的融合。

总而言之,戏曲片段的拍摄既有挑战性,又有艺术性。当一个成型的作品摆在面前时,心中的成就感是油然而生的。当然,这一切的基础是编导的戏曲修养和影视修养,似乎戏曲修养更略为重要一些。对演员的选择,剧目的确定,录音的指导,拍摄的设计。无一不是建立在对戏曲的熟知和把握上的。同时,戏曲片段既注重情节,又短小精悍的特点,也可以称为栏目组锻炼导演组织拍摄戏曲艺术片的手段之一。为了拍摄出真正有价值、有水准的戏曲艺术片,何妨先在此牛刀小试?其实有些片段虽然播出的时候是严格按照栏目的时间要求加以裁减了,如果把全部的素材加工整理之后,本身就是可以说是一部初具规模的艺术片了。

 

<< 已丑秋月重游老龙头 / 己丑麦月贺景仪周岁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五马江儿水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