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我们和戏的姻缘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湖广会馆,灯火辉煌之下,我和妻的《龙凤阁》终于曲终人散了。

能在湖广会馆演出,曾经是我的梦想之一。站在这样古色古香的舞台上,仿佛和一百多年前的艺术家近在咫尺,作为一个戏迷来说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甚至我还幻想过把婚礼选在这里举行。

妻出身于梨园世家,我们是在一次业余演出中认识的。那天她的《凤还巢》,我被临时抓去演一个配角——洪功。在剧中是她和她的“如意君”的媒人。临上场前,她的盖头掉了,我顺手捡起来给她戴上了。据后来妻自己说,当时觉得特别有被保护的感觉。后来我们就渐渐的走到了一起,直到结婚。没想到一场《凤还巢》,成就了小姐和媒人的姻缘。

在我们的婚礼上,最醒目的话语来自《甘露寺》——“天上生瑞彩,人间配鸾凰”。“凤还巢”成了我们家长坐的主桌的名字,另一个主桌叫“群英会”,坐的全是戏曲界的名流。和别人不同的是,我们是唱着“四月清和微风暖”共同步入会场的。

别人从恋爱到结婚,总要逛逛公园、看看电影。我们两个最惬意的事情,却是能在台上一起唱戏。《四郎探母》、《游龙戏凤》,一年两次,虽然耗费了很多本应该花前月下的时间,却收到了许多同好羡慕甚至嫉妒的目光。每当这个时候我们也很沾沾自喜,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志同道合的爱人。我们经常做的游戏就是对戏,妻只要把一出戏里旦角的词都记住就可以了,剩下都归我。偶尔出个错,就要笑上半天,因为一句念的不对,也会争得面红耳赤。当然,过一会儿就和好如初了。每一次演出的海报我们都留着,为的是纪念一下我们共同演出过的剧目。妻看着正在缓慢变厚的文件袋,笑着说:“等凑够十二张,我们就做一个挂历。每个月都是我们自己,肯定特别有意思。”

为了纪念那个相识的时刻,我们决定再搞一次演出。于是从半年前就开始忙,找场地,找乐队,找配演。还是按原来的分工,妻负责联系一切基础事务,排戏的责任就由我来承担了。于是每周又要有好几天风餐露宿的,一下了班就往练功场跑,把所有人集中起来,真刀真枪地操练起来。一直弄到月上柳梢头,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半路上还忘不了互相指责一番彼此的失误。

终于到了演出的日子了。约定的是下午开演,我们上午就来到了后台。先是整理所需用的服装,然后就开始化妆,京剧的化妆太麻烦了。我还好一些,因为要求标准低,马马虎虎的。妻就不行了,一笔一笔,描龙画凤的,至少用了一个钟头。才把自己打扮好。

演出要开始了,我从台帘的缝隙偷看了一下,台下坐满了我们的朋友和观众,莫名的竟然有了一丝感动。虽然不是专业演员,但是鲜花掌声,“帘栊起处,名角登场”的自豪和成就感,仍然是我们的梦想。胡琴响了,妆扮完毕的妻款款登场,“珠帘高卷,金钩挂,黄罗伞罩顶哀家”,话音还没落,台下的掌声和叫好声就已经响成一片。我能猜想到,此时的妻脸上肯定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好的开始就意味着已经成功了一半!

终于轮到我登场了,“千岁慢走——”随着一步跨到台上,许多天来为演出操劳的疲惫和焦急,都被甩到了后台。那一刻真是有点飘飘欲仙了……

<< 我看《伶人往事》 / 古代笑话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五马江儿水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