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录音杂记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一连三天,泡在录音棚里,忙活为吴钰璋先生《名段欣赏》专辑录音的事,终于告一段落了。

认识吴钰璋先生很久了,可是自从先生2004年赴美之后,已有近两年未曾谋面。元旦前后,吴先生终于回国,于是便紧锣密鼓的准备为吴先生再次安排《名段欣赏》专辑的录制。

首先便是乐队和主要配演的选择。由于吴先生退休多年,京剧院的演出日程也很频繁,在时间上便很难凑到一起。于是多方推荐,最后约定和北京戏校的姚利、胡小培二位老师合作。他们在紧张的教学和排练间隙,抽出时间和吴先生对戏说腔,还要兼顾演唱会的彩排。给他们添了很多麻烦,我很过意不去。

吴先生可以说是当代花脸行当的翘楚,艺术造诣深厚。我出于一点“私心”,向吴先生提出录制《拜山》的要求,吴先生也很高兴,更提出要录《野猪林·结拜》一场。于是一个问题便出现了,要寻找一位武生演员与吴先生合作,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吴先生和我不约而同的想到了王平先生,可是王先生的工作日程也十分繁忙,我提前一个多月跟王先生沟通了一下,没想到王平先生十分痛快的答应了。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一切安排好之后,约好时间地点简单的排练,很快就到了录音的日子。我早上很早就起来了,没想到遇到了2007年目前为止最严重的一次交通拥堵,我6:45从洋桥出发,竟然8:45才赶到北三环的录音棚,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比预期至少晚了50分钟。原本约定9:00开始录音,居然10:00人才到齐。十分感谢所有的乐队老师,一到场就马上投入了工作,我在一旁暗暗的祈祷:“好事多磨,但愿一切顺利。”

几个选段的伴奏录音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就该开始录《野猪林》和《拜山》了。为了保证质量和效率,我特地邀请了天津京剧院的窦骞和中国京剧院的沈京麟等几位老师来扮演泼皮。很快吴、王二位先生和四位群众演员都进入了角色,《野猪林》没费什么事就通了下来。

以上工作结束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文乐的老师们都已经退场,留下武乐继续录《拜山》,吴先生额头上也已经见汗了。但是仍然精神百倍。《拜山》是我很喜欢的一折戏,高盛麟、裘盛戎二位的录音是我mp3 里的“钉子户”。能自己亲手编一出《拜山》也是我的愿望之一。果不其然,吴先生的窦尔敦从一上场就威风八面,喑呜叱咤,虎啸龙吟,令人赞叹。王平先生的黄天霸也出乎其类、傲里夺尊。连武乐的老师们都被气氛所感染,频频点头。一出《拜山》在一个钟头内就顺利的录完了。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贴唱了,卢子明先生还特意到现场来指导,让我信心倍增。吴先生录了《七郎托兆》和《李七长亭》等片段。并特意告诉我,这几段是宗金的。吴先生不无惋惜地说:“现在我能力有限,表现不出来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真唱起来,还是黄钟大吕,气度不凡。尤其是《七郎托兆》的二黄,虽不是巴峡哀猿,也称得起一唱三叹,令人击节。

前期录音工作已经完成,等后期制作完毕,就可以进棚录像了。吴钰璋先生虽然年近古稀,仍然虎老雄心在,令人钦佩。众多同行的帮助也很让我感动,只能尽心尽力,做好这期节目,也就不枉大家一番努力了。
<< 又长出了一口气…… / 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五马江儿水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