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邻居朱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认识朱锦华先生已经有些年了,最早的时候是因为董文华先生要演《大闹天宫》的《御马监》一折,请朱爷来一个活不太多的马牌子,虽然无甚紧要,却给董先生的演出添色不少。几天的接触使我和朱爷熟悉了起来。后来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又跟朱爷有过几次接触,于是便越来越不见外了。没想到我结婚之后,又和他成了邻居,因为朱爷和我岳父住在一个院里。

说起朱爷,那也是梨园行的名门之后。自朱霞芬以下,朱小芬,朱斌仙,朱锦华,再加上朱爷的儿子朱唯和孙子朱曦光,六代梨园四代丑。梅兰芳先生的姐姐是朱爷的奶奶,裘盛戎先生的姐姐是朱爷的妈,往远了说尚小云先生还是他的姑父。按说这辈份早就是德高望重的前辈级人物了,对我却没有任何架子,第一顿饭就是在他家吃饺子,然后就着茉莉花茶谈天说地。朱夫人宋老太太也是名门之后,山东富连成东家的千金小姐。虽然最近几年因为风湿缠身,行动有些不太方便,仍然十分好客。让我们这做晚辈的反而觉得不适应了。

朱爷幼年就开始学戏,开始在荣春社坐科,后来跟随父亲走南闯北,先唱老生,后改丑角,傍过不少名角。跟周信芳、唐韵笙同过台,给荀慧生当过配演,为蒋介石唱过《辕门斩子》,陪舅舅裘盛戎拍过电影《秦香莲》,现代戏兴起之后还演过B组刁德一,几十年来演了无数的正反面角色。也许是因为行当的缘故,朱爷谈吐很幽默。时不时的就会说一些笑话。他跟我说,去南方演出,当地有一种吸血的昆虫叫“刨奔”,比蚊子厉害多了,蚊子是光吸血,叮完了红肿。这种“刨奔”则是连吃带拿,不仅吸血,叮完就是一个窟窿,连附近的肉都带走了,奇痒无比,而且一叮就是全身。什么风油精清凉油全不管用,只有当地自产的一种白色药膏才能见效,于是大家纷纷购买,涂抹在患处,老远一看跟梅花鹿一样。

虽然享名已久,朱爷却仅仅住在一幢老式的六层楼里,紧仄的屋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家当。满墙的字画都是和梨园界有此雅好的同仁酬唱往来而得的。朱爷还送给我夫妻二人每人一把折扇,提款上称我们为“小朋友”,令我很感动。最让朱爷和朱奶奶引以为豪的就是几件将近百年的家具,号称是出产于比利时的玻璃快一个世纪了也没有走水银。还有就是家里的另外一个成员——一只八哥。见到谁都会说“漂亮”,还能模仿朱奶奶的声音朗声大笑,不知道的人真能吓一跳。也许每天在家里老两口就拿他解闷了。

演了一辈子戏,见了众多的好角,朱爷一肚子都是奇闻轶事,比如著名的“廊坊撞车案”。解放前的一年,正好金少山的松竹社搭乘火车回京,因为剧团此次南行效益不好,老朱先生携妻带子,用行话说,“哄着鸡”就回来了。因为年终岁尾,火车满载着归心似箭的游子,虽然老朱先生一家买了坐票,可是到了天津才刚刚混上一个座位,夜深人静之时,饱受颠簸之苦的人们早就进入了梦乡。火车停在廊坊附近加水,不料紧随其后的又一辆火车冲了过来,直接撞在了朱爷坐的火车后面,把最后一节车厢撞得立起来,砸在倒数第二节车厢上。一时间铁道上成了人间地狱,乘客们呼天换地,觅子寻爷。这场飞来横祸导致名老生扎金奎、武净杨春龙等三名梨园同仁死于非命。当时班社里的管事佟瑞三因为和剧场方面交涉劳务事宜,没有和大队人马同行,因为营业不好,估计给演员开戏份时只好“打厘”(就是打折扣)了。当晚,佟瑞三入梦以后,梦见三个小人,与真人一模一样,只有尺余高矮,跨进门槛,对佟瑞三说,我的戏份赶紧给啊。佟瑞三猛然惊醒,回想起方才的情景,仿佛是扎金奎等人的形象,心中犹疑不定。翌日,报纸上争相报道铁路惨案。佟瑞三预感不妙,连忙回到北京,一打听,果然是那三人不幸遇难。连忙将戏份如数发还家属,权作抚恤。朱爷当时就在火车上,刚刚入梦就罹大难,混乱之中万幸没有受伤。朱爷的伯父就在被砸到的车厢里,由于座椅翻转过来,正好将老先生倒扣在下面才幸免于难。六十年后说起此事时,仍然能感觉得到朱爷心中的余悸。

不过朱爷最爱说的还是出殡,我去他家不下二十次,至少说过十五次出殡,自梅兰芳、福芝芳、朱斌仙、谭富英、裘盛戎、到毕英琦,说实话,确实长见识,就是瘆得慌。

朱爷的丑角别具一格,据说他演《大劈棺》的二百五,能四十分钟一动不动,连眼皮都不眨,可惜我没看到过。我个人认为朱爷的艺术尤以婆子见长。在《拾玉镯》中“假意儿买雄鸡你在那里穿针引线”的拖腔,能拖上十多板还带身段。一出《送亲演礼》,把摄像师乐得都把不住镜头,尤其是在对白的时候,瞻前顾后,面面俱到。令人回味无穷。要说最拿手的还得说《凤还巢》的程雪雁,那可是绝对不掺假的家传技艺,当年梅兰芳先生首演《凤还巢》,就是朱斌仙先生的程雪雁。朱爷演起来,既不失千金小姐的风范,又极尽妍丑相因之美。难就难在既要丑中有美,又要美中有丑,以衬托出程雪娥的美丽。实在的难能可贵。

朱爷年已古稀,多年来已不常登台,偶尔为了提携后辈,才客串出场一两次。虽然不是深居简出,却也淡泊名利,每日与夫人相携共老,每每以“起士林”的罐焖牛肉为所盼,令人羡慕。偶尔做一回红菜汤还特意端到家里让我们尝尝,可惜那天我没在家,只好让岳父母和妻大快朵颐了。虽然相濡以沫了这么多年,老两口还是经常的斗个嘴什么的,因为朱爷是二十一岁结婚还是十九岁结婚都能争竞半个多钟头。不过总归是说过了就过了,第二天再问都记不住。我新婚之时,很荣幸的请朱爷做了我的证婚人,老人家还送给我一幅绿牡丹,也是对晚辈的一片爱护之心。

<< 钟秀门人和留香弟子 / 南昌访何玉蓉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五马江儿水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