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南昌访何玉蓉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火车经过十六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南昌。五月底的南昌天气还算不错,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酷热。给第一次到南昌的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也使我有闲心留意了一下南昌的地理。南昌很有意思,道路名称大部分都是用江西籍名人的字号命名的,比如永叔路(欧阳修)、叠山路(谢枋得)、子固路(曾巩)等等,令人觉得很是文气纵横。在出租车的带领下,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我已经来到了位于子固路口的江西省京剧团,而何玉蓉先生的公子已在门口等候我多时了。

虽然通过电话,可我一时间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他,还是他自己先笑笑说:“你就叫我老何吧。”老何领着我进了院。据原来听李春立先生说,江西省京剧团的团址也算是洞天福地,那可是当初明朝的宁王府邸。而今从外面看全是高高矮矮的住宅楼,没想到进了院门,楼的正当中竟然是一片瓦砾,仿佛过了火一般。我问老何因何这等模样,老何苦笑着摇了摇头:“原来是排练厅和剧场,都拆了,正好停车用。”

上到四层楼就到了老何的家,一进门,老何的夫人早已经将茶泡好了,一家人的热情到让我这个仅仅通过几次电话的访客有些受宠若惊。刚刚寒暄几句,何玉蓉老先生从里屋慢慢的踱了出来。我便终于见到了我曾经高山仰止的这位老人。

何老今年已经九十三岁,却并没有龙钟老态。虽然个子不是很高,好像比我在录像中看到的要矮了一些,却十分硬朗。据老何说,她母亲除了有时候有点低血糖以及有些耳背以外,没有其他的毛病。每年的春天到秋天,只要天气好,何老每天都由儿子陪同到近在咫尺的滕王阁散步。绕着滕王阁踱上几圈,和许多老朋友聊聊天,略作一些活动,然后在儿子的陪同下再走回家来。仅仅到了今年,才刚刚开始觉得有些腿沉,路途虽短却略有些力不从心了。

虽然何老的耳音有些沉,与她说话需要高声些,但是何老还是很健谈的,尤其是提起年轻时唱戏的事,真是滔滔不绝。据何老说,她的父亲是后台管事,就是俗称的“座钟”。她从小就长在后台,耳濡目染的全都是戏。后来便开始学戏登台,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在十里洋场闯出了自己的名气。很多名流巨贾都很喜欢她的戏,当时唱《定军山》的黄靠都是杜月笙的丈母娘送的,后来还被某杭州名余派老生借去不还,直到登门讨要才行。

何老虽然现在以汪派传人著称于世,可是当初她最痴迷的却是马连良的艺术。解放以后只要马先生到南方演出,她就跟剧团请假全程追随去看。生怕错过学习的机会。直到后来,会演汪派戏的人越来越少,她才在众人的建议下专门演汪派戏。八十年代她到北京演出汪派名剧《哭祖庙》、《刀劈三关》等等,轰动一时。自从一九九八年在春节戏曲晚会上演了《马前泼水》之后,她已经七八年不曾调嗓唱戏,连当初的乐队都已经做云雨散了。不过说起唱戏的经历,何老仍然壮心不已。她说她八十年代的时候到哈尔滨演出,带好了自己的行头。中途到北京需要转车,再办一次托运。等到了哈尔滨,快演出了,却被告知行李还没有托运到,可是演出的时间已经定下了。当下无奈,只好借用当地剧团的行头,但是何老身材比一般男演员还是矮一些,所以行头都不甚合适,而且由于是官中行头,无论是做工还是花样都很不理想,可是自己私房的行头没能按时运到,也只能“宁穿破,不穿错”了。正在懊恼之际,突然又接到火车站的通知说行李已经到了哈尔滨车站,不过现在还停在货场。何老马上命自己的儿子到火车站去取。到了火车站的货场,诺大的一片地方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货物,费了半天周折才找到,老何急忙把行头提出来,跳上借来的三轮摩托,飞也似的回到剧场,刚好开戏。大家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闲谈间已经到了午饭时节,老何说要请我吃南昌特产,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刚到人家还没有两个多小时,就要叨扰人家,怪不合适的。老何却不由分说,拉上我就奔滕王阁去了。

滕王阁就在赣江边上,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在滕王阁边上,推窗望去,堤外就是滚滚赣江,一列列的货船来来往往,颇有些百舸争流的意味。不多时酒宴摆下,突然想起何老先生好像是回民,仔细留神一看,验证了我的猜测。好在席间无人喝酒,免去了推杯换盏的客套。继续饭前的话题,就说起了当年进京演出的事。我问到:“您和马盛龙先生很要好吧?”何老说:“我们是亲戚。”我就提到我的干岳父丁立树先生是马盛龙先生的弟子。没想到,何老先生一家居然一下子兴奋起来,原来他们竟和我干爹是旧相识,当年进京演出的时候,是我干妈一直跑前跑后的傍角,何老得很多剧照都是我干爹的手笔。何老先生开心地说:“那咱们就更不是外人了”。

短短的拜访很快就将结束,回到何宅,何老略作寒暄,就踱到内室去闭目养神了。我便谢却了老何和夫人的挽留,告辞出来,顺着南昌的胜利路向着火车站方向迤逦而去。江西虽然人杰地灵,但是对于京剧来说仍然是欠发达地区。虽然有何玉蓉、宋遇春、李如春等等名家在此耕耘,仍不免有明珠暗投之叹。纵然是技艺惊人,也是知音寥寥,令人惋惜了。

没想到,刚刚回到北京,老何就来了电话,何老先生摔了一跤致使手臂骨折。伤筋动骨百日之功,更何况是九十三岁的老人呢?我只能在千里之外遥祝何老先生早日康复了。

<< 邻居朱爷 / 我的孙国良大爷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五马江儿水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